超标银行股权江湖:三大参股力量该咋瘦身?
阅读:
07-12 10:03 来源:证券时报 |

超标银行股权清理正在进行中。事实上,证券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包括多家央企、民营资本系族、上市公司在内的十余家银行股东,面临的情况并不完全一样,需要清理所持股权、退出董事会席位的要求也不完全一致。


央企参股规模大

民营资本持股路径杂

记者梳理发现,至少有中国宝武集团、烟草总公司、中国远洋海运集团3家大型央企持有超过3家商业银行5%以上股权。

通过集团母体及旗下子孙公司持股,三家央企对商业银行的股权投资呈现出规模大、数量多的特点,持股占比也相对较高,投资标的则以资产规模较大的银行为主,包括国有大行、股份行、大型城商行和农商行。

此外,除少数持股比例不到2%的持股投资外,3家央企在多数银行的股权投资,都在被投资银行取得股东董事席位。

但回顾历史可以发现,3家央企对商业银行的投资情况有所区别。以中国宝武集团为例,这家大型央企对4家银行的持股比例均超过5%,主要原因在于宝钢和武钢的合并。在这之前,武钢分别持有汉口银行和湖北银行2家银行的股权,而宝钢持有渤海银行股权,并在去年9月受让澳新银行所持有的上海农商行10%股权。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中国远洋海运集团身上,该公司由原中海集团、中远集团合并而来,连带着原本两家央企旗下的银行股权投资也合归到中国远洋海运集团的身上。这包括招行、光大银行(行情601818,诊股)、渤海银行及上海农商行。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应该可以予以一定豁免。按照3月初发布的《关于做好<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相关工作的通知》,持股比例和持股数量被动增加的不受《办法》关于入股商业银行数量规定的限制。其中,持股比例被动增加,主要指因其他股东持股变化,导致该主要股东持股比例增加的情形;持股数量被动增加,主要指因配股等情形,导致该主要股东持股数量增加。

烟草总公司则完全不一样。基于丰厚的利润和充沛的现金流,烟草系一直都是银行再融资的重要资金来源,不论是定增,还是优先股。据记者统计,烟草总公司已参与中信银行(行情601998,诊股)(港股00998)、兴业银行(行情601166,诊股)、交通银行(行情601328,诊股)(港股03328)、农业银行(行情601288,诊股)(港股01288)等多家上市银行定增,并控股云南红塔银行,合计参股、控股银行数量至少7家。

与央企对商业银行的持股相比,民营资本系族的持股要相对隐秘,持股路径也更为复杂。

一方面,民营资本系族入股的银行数量较多,除险资外,较多民营资本系族的投资标的以地方中小银行居多,尤其是所在区域内的中小银行,持股相对分散;另一方面,民营资本系族对银行股权的投资持股路径也相对复杂,只有少数民营资本系族通过直接或控股子公司持有银行股权,更多的持股都是通过旗下关联甚至影子公司来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安邦、富德两家险企对银行的股权投资,都存在股东资格至今未获批、董事任职资格至今未获批,甚至无法进入被投资银行董事会的情况。

从入股情况看,大部分民营资本系族入股银行的途径主要有三条。一是在地方中小银行由农信社、城信社改制为商业银行,或者银行发起设立时入股;二是在2006年城商行为满足资本充足率要求而掀起的增资潮中,逐步取得城商行股权;三是通过二级市场、参与定增取得部分上市银行股权,或者通过受让取得部分未上市银行股权。

上市公司

对银行投资更为透明

与央企对银行持股规模“大”、民营资本系族对银行持股路径“杂”相比,上市公司对商业银行的股权投资明显更为透明。

记者梳理发现,对银行股权投资较为热衷的上市公司主要有现代投资(行情000900,诊股)、吉视传媒(行情601929,诊股)、新湖中宝(行情600208,诊股)、兖州煤业(行情600188,诊股)4家。

其中,现代投资吉视传媒投资的银行股权主要以省内农商行为主,且多为参与农信社改制时入股,投资入股的银行数量分别达7家、4家,持股比例普遍高于10%。

这是否与“两参或一控”的要求相悖?现代投资在互动易中表示,公司参股的湖南省内不同区域的农商行归属湖南省联社管理,未超出《暂行办法》规定持有商业银行股权的数量。

“我们也去问过省联社,得到的解释就是这样,因为是同属湖南省联社管理的多家农商行投资,并不违规。”现代投资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吉视传媒证券部人士也表示,“暂时没听说监管层有要求我们退出部分银行持股”。

新湖中宝兖州煤业则在银行股权投资中采取了基本一致的策略,即股份行、城商行同时布局:对股份行的持股不超过5%,取得1家城商行第一大股东的席位。

新湖中宝为例,除了持有温州银行18.15%股权、盛京银行(港股02066)5.18%股权外,还间接持有中信银行4.99%股权,且具备股东董事席位,同时还将持有的中信银行股份按照权益法核算,列入公司重要的合营企业或联营企业名单,年报中也表示对中信银行“具有重大影响”。

不过新湖中宝证券事务代表高莉表示,“公司的银行股权投资并不违背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只要不增加就行。”

兖州煤业则在原本已持有齐鲁银行8.67%股权、山东邹城建信村镇银行9%股权的基础上,于今年3月参与浙商银行(港股02016)H股定增,持股比例也由去年末的2.86%上升至4.99%。另外,该公司还在去年11月公告称,拟认购和受让临商银行19.75%股份,若最终完成,兖州煤业将与临沂市财政局并列该行的第一大股东。

这也引发了市场对该公司持股3%以上的银行数量增至3家会触发合规风险的担忧。

今年3月底,兖州煤业高层在业绩发布会上回应是否继续投资更多的银行时,表态要在国家规定的范围内进行投资运作,并表示,“金融投资是兖州煤业重要的产业,银行投资主要是作为财务投资,通过投资取得良好的投资回报,同时规避一些风险,同时通过与金融企业的合作能够更好地促进实体产业的运作”。

国内
0条评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