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风波未平 大平台要有大责任
阅读:
05-15 10:15 来源:时代周报 |

中国网约车,从未像今天这样面临生死危机。虽然早在2016年,中国就已成为全球第一个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网约车合法化的国家,但如今,因为一名空姐在搭顺风车时意外被杀,公众的怒火直指整个网约车行业的正当性。


此次事件中,滴滴到底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

有人指出,出事的是顺风车,而不是入驻滴滴平台的网约车,两者的法律责任有较大的差别。的确,2016年11月起施行的、交通运输部等7部门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承担承运人责任,应当保证运营安全”。就是说,网约车业务中,平台就是承运人,消费者是和平台发生合同关系,而不是和司机本身。不过,这份《暂行办法》第38条又明确规定:“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即将顺风车排除在了网约车的承运人责任之外。从司机准入标准来看,《暂行办法》规定:网约车司机必须“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无暴力犯罪记录”;而顺风车的司机门槛低得多,只需要向平台提供身份证等三证,并没有前科记录调查等。在滴滴顺风车的用户协议中,也写到:“由于车主原因造成行驶过程中的安全事故,车主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并未提及滴滴平台的责任。

滴滴平台的性质是信息服务,不仅包括组合司机和乘客的供需信息,也要承担信息审核的义务。如果平台没有对接入的司机、车辆和乘客进行实名验证,或者验证的结果是错误的,一旦出现问题,平台就应承担补充责任。

滴滴在针对郑州顺风车案件的自查中发现,该接单账号归属于嫌疑人父亲,嫌疑人系违规借用其父顺风车账号接单。同时,滴滴原有的夜间安全保障机制不合理,导致在该订单中针对夜间的人脸识别机制没有被触发。甚至嫌疑人在案发前,曾有一起言语性骚扰投诉记录,滴滴也未未封禁账户。从这角度来说,滴滴必须对此次悲剧承担过错责任。

强大的能力与强大的责任共生,互联网巨头享受互联网溢价,也必须承担更大的责任溢价。同一个法律性质的事件,网上网下,公众的期待不一样。线下买到假货,很多消费者会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到了网上则可能引发“六六怼京东”那样的股市惨案。同理,线上正规出租车司机伤害乘客且公司不予赔偿的个案,也永远不会引发“空姐遇害案”般的惊天舆论潮。

一位律师朋友说,谈网约车、顺风车的安全,对标的对象其实不是出租车,而应该是之前的黑车。这在法律上可能,但事实上不可能,否则滴滴就不配拥有这么大的估值。公众对网约车的期待,是一种在出租车之外的新型交通方式。

总之,这次事件的可怕不在于一个空姐的遇害,而是以滴滴为代表的中国网约车行业搭建的人设遭到重创——平台的法律责任与道德责任都亟需加强,因为公众对这个行业的期待巨大,这种信任的加杠杆极其脆弱,一个极端个案就能击碎。

维护公共安全,还需政府出手。

5月12日,交通部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指近日将就《关于加强和规范出租汽车行业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未取得平台、车辆、驾驶员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情节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的,应当按照规定程序直接列入“黑名单”。

中国网约车,从未像今天这样面临生死危机。虽然早在2016年,中国就已成为全球第一个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网约车合法化的国家,但如今,因为一名空姐在搭顺风车时意外被杀,公众的怒火直指整个网约车行业的正当性。

此次事件中,滴滴到底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

有人指出,出事的是顺风车,而不是入驻滴滴平台的网约车,两者的法律责任有较大的差别。的确,2016年11月起施行的、交通运输部等7部门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承担承运人责任,应当保证运营安全”。就是说,网约车业务中,平台就是承运人,消费者是和平台发生合同关系,而不是和司机本身。不过,这份《暂行办法》第38条又明确规定:“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即将顺风车排除在了网约车的承运人责任之外。从司机准入标准来看,《暂行办法》规定:网约车司机必须“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无暴力犯罪记录”;而顺风车的司机门槛低得多,只需要向平台提供身份证等三证,并没有前科记录调查等。在滴滴顺风车的用户协议中,也写到:“由于车主原因造成行驶过程中的安全事故,车主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并未提及滴滴平台的责任。

滴滴平台的性质是信息服务,不仅包括组合司机和乘客的供需信息,也要承担信息审核的义务。如果平台没有对接入的司机、车辆和乘客进行实名验证,或者验证的结果是错误的,一旦出现问题,平台就应承担补充责任。

滴滴在针对郑州顺风车案件的自查中发现,该接单账号归属于嫌疑人父亲,嫌疑人系违规借用其父顺风车账号接单。同时,滴滴原有的夜间安全保障机制不合理,导致在该订单中针对夜间的人脸识别机制没有被触发。甚至嫌疑人在案发前,曾有一起言语性骚扰投诉记录,滴滴也未未封禁账户。从这角度来说,滴滴必须对此次悲剧承担过错责任。

强大的能力与强大的责任共生,互联网巨头享受互联网溢价,也必须承担更大的责任溢价。同一个法律性质的事件,网上网下,公众的期待不一样。线下买到假货,很多消费者会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到了网上则可能引发“六六怼京东”那样的股市惨案。同理,线上正规出租车司机伤害乘客且公司不予赔偿的个案,也永远不会引发“空姐遇害案”般的惊天舆论潮。

一位律师朋友说,谈网约车、顺风车的安全,对标的对象其实不是出租车,而应该是之前的黑车。这在法律上可能,但事实上不可能,否则滴滴就不配拥有这么大的估值。公众对网约车的期待,是一种在出租车之外的新型交通方式。

总之,这次事件的可怕不在于一个空姐的遇害,而是以滴滴为代表的中国网约车行业搭建的人设遭到重创——平台的法律责任与道德责任都亟需加强,因为公众对这个行业的期待巨大,这种信任的加杠杆极其脆弱,一个极端个案就能击碎。

维护公共安全,还需政府出手。

5月12日,交通部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指近日将就《关于加强和规范出租汽车行业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未取得平台、车辆、驾驶员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情节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的,应当按照规定程序直接列入“黑名单”。

国内
0条评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