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洗牌 对华贸易鹰派将回白宫权力中心
阅读:
02-28 09:52 来源:第一财经APP |

一度被白宫中的全球主义者和建制派挤出权力中心的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又要回到美国总统特朗普身边了。

据白宫掌管人事的多名人员向美媒透露,现任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负责人纳瓦罗将被任命为总统助理。


在特朗普政府即将于今年4月就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宣布最终贸易保护措施之际,这一白宫人事变动标志着贸易鹰派有望在决策机制中获得更大权重。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已经表明了自己的鹰派看法:他希望对进口钢铁和铝都进行全球征税,即他希望对从所有经济体进口的钢铁征收24%的关税,对从所有经济体进口的铝征收10%的关税,而后者甚至比美国商务部的建议还要高近2.3个百分点。

经济民族主义之风

白宫内部信源透露,现在白宫正在“强烈考虑”任命纳瓦罗为美国总统贸易政策助理,而这一新职位能确保纳瓦罗列席那些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贸易会议,并让他可以重新参与白宫高级官员的每日会议。

一位官员还透露,这一人事变动是由特朗普亲自要求的——特朗普喜欢纳瓦罗,并经常询问为什么在关键会议中纳瓦罗无法列席;另一位白宫官员则表示,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决定执行这一命令。

正是凯利就任后对纳瓦罗进行了降级处理:为了降低纳瓦罗对特朗普的影响力,凯利将纳瓦罗掌管的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划归到科恩(Gary Cohn)主管的国家经济委员会麾下。

实际上,特朗普曾有意先任命纳瓦罗为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负责人,然后将该委员会升格至与国家经济委员会等机构同等的地位。然而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作为新设机构,其权责一直不甚明晰;在白宫全球主义者的压力下,特朗普把纳瓦罗调到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

在该办公室被划归给国家经济委员会后,纳瓦罗在工作上不得不向“对手”科恩汇报。双方屡次在白宫贸易会议上朝彼此大喊,科恩也经常把纳瓦罗的政策建议搁置一旁。不过即便如此,纳瓦罗也没有离开白宫的意思。他在此前的声明中表示,“让一位持哈佛博士学位的经济学家加入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是有一定内在逻辑的”,且其办公室将始终是政策制定程序的重要一环。

同时,特朗普仍分外青睐纳瓦罗,称呼其“我的彼得(纳瓦罗的名字)”。中美领导人去年4月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会晤时,特朗普发现纳瓦罗被其他助手挤到距离自己较远的位置,还特地找他站到自己身边。

美国国会的中美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委员韦塞尔(Mike Wessel)和纳瓦罗熟识。他评价称,纳瓦罗的职位变动意味着特朗普有可能实现其在贸易和制造业政策方面的承诺。

纳瓦罗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加利福尼亚大学经济学教授,经常在美国知名财经媒体上发表经济和投资评论,还是特朗普经济顾问团队中唯一一名来自学术界的成员。他长期研究对华贸易。此前特朗普对纳瓦罗评价甚高,曾在其任命声明中表示:“我在许多年前读过纳瓦罗有关美国贸易问题的一本书,并对他的论证的清晰性和他研究的彻底性印象深刻。”

特朗普青睐全球征税

在调到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后,纳瓦罗虽然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中,但仍然不断提出对其他国家征收高额关税的主张。而这一主张同特朗普在当选后的数次表态趋于一致:对某一商品进行全球征税,而非进行世贸组织(WTO)下的磋商。

近期,美国商务部公布了两份“232调查”报告,这两份报告分别针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是否损害美国国家安全进行调查。调查认定,进口钢铁和铝产品有损美国国家安全,并依据此结果在进口钢铁和铝产品方面都分别做出了三项建议,特朗普则需要在4月11日和19日前从中选择最终的贸易保护措施。

其中在钢铁方面,美国商务部的三项贸易保护建议选项为:一、对从所有经济体进口的钢铁征收至少24%的关税;二、对包括巴西在内的12个主要对美钢铁出口经济体征收最少53%的关税,并对其余经济体设定相当于其2017年对美出口量的进口配额;三、对所有经济体设定相当于其2017年对美出口量63%的进口配额。

在铝方面,美国商务部的三项贸易保护建议选项为:一、对从所有经济体进口的铝征收至少7.7%的关税;二、可以对俄罗斯等国征收23.6%的关税,并对其余经济体设定相当于其2017年对美出口量的进口配额;三、对所有经济体设定最高相当于其2017年对美出口量86.7%的进口配额。

简单而言,这些贸易保护建议分成了两种:针对全球的关税和配额,针对特定国家的关税和配额。

而特朗普在近期的一次会议中则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希望选择全球性征税,且在进口铝方面的征税选择还要超过商务部的建议。

对于美国对华贸易政策,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2月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注意到,一段时期以来,美国调查机关针对中国产品发起的贸易救济调查案件有增多的趋势,中方对此表示担忧。

高峰表示,中方认为,贸易救济应该是国际贸易中,对本国产业最后的保护屏障,而不应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工具。贸易救济调查机关,应该克制使用救济措施,而不是频繁地滥用。中方希望与美方共同努力,妥善管控经贸领域的分歧,做大合作面,缩小分歧面,使双边经贸摩擦不要成为惊涛骇浪,影响中美合作大船的平稳航行。

对于“301调查”问题,高峰称,中方的立场没有改变。我们反对这种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的做法,希望美方审慎处理,切实维护中美经贸合作的大局。


国际
0条评论评论